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宁波制造"搭上世界杯的顺风车

2018-06-21 15:54:07 | 中华商标

  经过几十年发展,FIFA世界杯不仅是全球单项体育赛事中最具影响力的“体坛盛宴”,而且成长为马力十足的“赚钱机器”。

  “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曾说过:

  “世界杯草皮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金子”。

  世界杯作为全球规格和竞技水平最高的足球比赛,吸引着世界范围内数十亿球迷的目光,众多知名企业纷纷将其视为开拓全球市场、打造品牌知名度的营销利器。

  今年,宁波不少企业也搭上了世界杯的顺风车。只是,曾经雄霸过世界杯赛场的宁波造的助威神器——“呜呜祖拉”,却已经消亡了……

  14日上午9点,宁波万佳成电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楼斌就出现在工厂车间里。厂房的一角,几十箱打火机已完成装箱,正等待物流公司上门提货。

  “这些都是要发往俄罗斯的。”

  楼斌指着已经装箱的一批打火机说,自从获得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相关商标的生产销售授权后,公司出口俄罗斯的产品大幅增长,1-2月出口产品就达到84.7万美元,同比增长17倍,超过去年全年出口俄罗斯外贸总额。

  去年8月,楼斌接到了一个给力的订单——70多万美元的世界杯打火机。

  这是俄罗斯合作伙伴抛来的橄榄枝,这家公司在当地颇有实力,拿到世界杯的授权后立即下了订单。从去年开始,楼斌就在筹备这批产品。

  “世界杯的订单占比很小,但当时客户要货很急,公司只好优先生产。这个订单比普通产品利润高,我们在产品生产、检验上把关更严。”

  楼斌说,后来客户感觉不够,又增加了一批订单。目前,740万只打火机已经按规定时间发往了俄罗斯。

  “这些贴有世界杯相关商标的打火机只能在俄罗斯市场销售。合作伙伴非常严格,我们交货后还剩下少数世界杯打火机,他们也要求全部销毁掉。”

  万佳成公司在业内颇具实力,一年销售3亿多只打火机,销售额超2亿元。考虑到人工成本不断上涨,万佳成公司几年前就在越南、埃及设立了工厂。楼斌以前在澳洲留学,回国后一直在工厂给父亲当助手,今年初刚全面掌舵公司。

  “刚接手公司,就遇到了世界杯,也是幸运。”

  楼斌说,与世界杯这个顶级体育IP亲密接触很难得,是一次树立品牌形象的良机。

  “但公司也没有刻意借着世界杯的东风去做营销,我们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无独有偶。位于北仑的申洲集团已经多次接受来自国际重大体育赛事的服装订单,作为阿迪达斯的合作伙伴,此次为俄罗斯世界杯共生产了近百款共46万余件服装。

  

微信图片_20180613170719.png


  去年申洲就接到了阿迪达斯世界杯款产品的订单,公司根据客户设计要求,生产了各式球迷服装,今年4月底已全部按期出货。

  借助世界杯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今年以来,宁波企业出口俄罗斯的产品订单明显增加。

  卓力电器是慈溪一家专业从事小家电产品生产的民营企业。

  近年来,该公司在俄罗斯市场“战果”颇丰。2017年,卓力电器出口俄罗斯产品的金额近800万美元,同比增长10%,其中吸尘器和油汀类产品同比分别增长了173%和51%。

  在了解到俄罗斯流行煎烤牛排的市场动态后,公司迅速展开调研,将生产的煎烤机系列产品第一时间投放俄罗斯市场。

  “今年1月至2月,公司出口俄罗斯煎烤器的金额达30万美元。预计煎烤器将成为今年带动公司对俄出口的一个新增长点。”

  卓力电器相关负责人说。

  俄罗斯是“宁波制造”的主要出口市场之一,取暖器、小家电、灯具、打火机等在当地广受欢迎。凭借多年来形成的传统出口优势,宁波家电业已成为开拓俄罗斯市场的重要力量。

  对不少宁波企业来说,世界杯只是零星机会,背后的新领域、新市场才是真正的目标。

  目前,国际足联(FIFA)对于世界杯赞助商的开发主要分为三级赞助体系,每一层级有不同的赞助门槛和权限。

  第一级别是FIFA合作伙伴,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使用FIFA及其所有赛事活动商标,且数量极其有限,是全球各大企业的“必争之地”。

  据估算,这一级别赞助商赞助费在1.5亿美元左右。目前,FIFA全球合作伙伴为包括万达在内的7家公司。

  第二级别是FIFA世界杯赞助商,海信、vivo、蒙牛3家中国企业位列其中。相比于巴西世界杯时的8家二级赞助商,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只有5家,中国企业数量过半。

  第三级别赞助商为区域级赞助商,此前这一级别赞助只向主办国公司开放,今年则增加到全球范围5个区域,席位也由4个增加到了20个。

  虽然这一级别赞助商限制较多,但亚洲区域的4个赞助商名额,已被3家中国企业雅迪集团、指点艺境、帝牌国际拿下。

  据悉,这3家企业支付的赞助费用各为2000万美元。

  目前,中国有万达、蒙牛、海信、vivo、雅迪、帝牌、指点艺境7家企业跻身其中,创下了世界杯中国赞助商之最,总赞助金额或超3亿美元。

  外界预计国际足联将在本届世界杯上获得超过80亿美元的收入。

  其中,电视转播权收入约27亿美元,厂商赞助收入约20亿美元,授权品牌产品销售约40亿美元。

  纵观往届世界杯不难发现,众多企业通过赞助世界杯一跃成为世界一线品牌,知名度和销售收入大增——

  1950年巴西世界杯,可口可乐成为赞助商后,其销售额翻倍,并一举杀入运动饮料领域,成为其营销史转折点之一;

  1974年德国世界杯,阿迪达斯彻底奠定了世界顶级运动品牌的象形;

  2002年韩日世界杯,现代汽车以15亿欧元的天价成为FIFA官方赞助商,其当年在美国的销量大涨40%,品牌认知度从32%一举跃升67%。

  对于有志于拓展国际市场、打响知名度的企业来说,锁定世界杯这个大IP无疑是最好的营销渠道,它能在短时间内带动企业的高强度曝光。

  但正如球场的比赛一样残酷,重金赞助的结局也有输有赢。

  英利,这一曾经在2010南非世界杯、2014巴西世界杯上连续高调赞助,并藉此广为人知的中企名字,就缺席了本届世界杯。

  

微信图片_20180613170719.png


  8年前,“中国英利”四个汉字出现在南非世界杯的赛场上,引来全世界瞩目,更令国人沸腾。这是前所未有的、中国企业第一次在世界杯以赞助商身份亮相。

  当时,英利这一创举被赋予许多意义。

  “中国制造业的骄傲”

  “中国队没来,但是中国制造来了”……

  英利自此一战成名。

  对于那次赞助世界杯所付出的代价,当时业内根据过往案例估算应该不少于2亿元。

  这次国际级的宣传为公司带来了多少实际收益,并无严格的具体数字。

  从当时媒体的报道来看,英利公司上下对这次大手笔的广告宣传效果十分满意。不过,从公司业绩来看,经历2010年的短暂辉煌之后,英利的业绩步入低迷,2011年亏损5亿美元。

  还记得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一战”成名的“呜呜祖拉”么?

  当年这个在宁波宁海生产的拉拉队神器,作为南非世界代表性元素之一,让全球印象深刻。然而8年过去,这家企业已被“已注销”。网上寻找到的关于它的最后消息,是在2012年。

  对于世界杯与经济的关系,财经作家吴晓波也有一段贴切的描述:

  “一切足球的狂欢,都将以足球的名义开始,以经济的计算结束,这才是全部意义上的世界杯。”

(网站声明: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中华商标品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文仅作参考,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作者文章来源:东南财金